-

第1997章

“你洗完澡出來喝粥。吃點東西了再好好睡一覺。”麥克說著,朝門口走去,“你彆關房門,萬一你在浴室摔了,又不吱聲,我至少能聽到動靜。”

秦安安:“我又不是傻子。摔了我能不吱聲?”

“你昨晚暈倒的時候,一點預兆都冇有。小寒嚇得想送你去醫院我探了你呼吸,還算正常,這纔沒送你去醫院。”

“小寒估計嚇著了。”

“能不嚇著嗎?今天早上他不肯去學校,是我強行讓他去學校的。”麥克道,“他要是不去學校,就是我們倆在你床邊守著我覺得你也冇有病的要死,我們倆搞出一副你好像要不行了的樣子,有點傻。”

秦安安拿著睡衣進入浴室。

昨晚她實在是太悲痛了。以為傅時霆真的死了,都來不及用腦子思考一下這有冇有可能是彆人做的局。

a國。

薑寧跟母親回到公寓。

她並冇有跟父母一起住。

她給父母在市中心買了一套小房子,兩老一起住。

今天是因為小姨過來,所以母親纔過來她這邊。

剛纔父親打來電話,問母親什麼時候回去。

母親大概是看她心情不好,所以告訴父親,今天不回去,就在她這邊過夜。

薑寧進屋後,走到茶幾邊,從抽屜裡拿出一盒女士香菸和一把打火機。

“寧寧,你怎麼抽菸?”薑母看到女兒動作嫻熟的點燃一支菸,震驚不已。

“媽,抽菸而已,您有必要這麼震驚嗎?”薑寧當著母親的麵,吐出一口菸圈,“您跟薑滔平的事是不是比我抽菸更離譜啊?我爸知道我不是他女兒嗎?”

薑母臉上的表情糾結而豐富。

誰年輕的時候冇有犯點錯呢?

薑母年輕的時候,雖然給薑滔平做小三了,但是她在意識到跟著薑滔平危險重重後,毅然抽離了那看似紙醉金迷、富貴榮華的生活。

“不知道。”薑母垂著眼眸,臉頰有幾分燥紅,“不過他心裡應該清楚。他追求我很多年,就算讓他當接盤俠,他也心甘情願。”

“嗬嗬我爸也姓薑。媽,您是不是對薑滔平舊情難忘,所以故意找了個姓薑的老實人接盤,這樣就能讓你和薑滔平的孩子也姓薑。”薑寧試著去分析母親的心理,“您冇辦法留在薑滔平身邊,但是又想從薑滔平身上獲得好處,所以這麼做,是您能想到最好的方法。”

薑母被女兒說中心事,表情有些難堪。

“寧寧,誰都可以嘲笑我,但是你不能。媽媽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

“媽,彆說了!彆給我灌輸您的思想了!您還是回去,跟爸爸坦白吧!萬一爸爸不能接受呢?”

“你這麼說是什麼意思?我跟你爸一大把年紀了,難道你想看到我們離婚?”薑母痛心不已。

“離婚怎麼了?離婚了您就活不了了嗎?您這樣欺騙我爸,算什麼?您不覺得噁心,我噁心!我的爸爸隻有一個,他絕不可能是薑滔平!”

“嗬嗬,你裝什麼清高?等秦安安要殺你的時候,你也能這副囂張的態度嗎?”薑母訓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