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無邪心情複雜的繼續尋找紫葉草,不一會收集了十棵紫葉草完成了宗門任務。

接下來幾個月林無邪除了去野外收集靈藥,隻是跑到酒仙館吃飯和找李大哥切磋劍技,順便把自己的境界偽裝成煉氣三層。

“無邪,你的劍意越來越明顯了,是否有新的感悟”

“嗯,不管外麵如何險惡,人心多麼叵測,我的劍是行俠仗義,破邪除惡”

“好,不論人妖仙魔鬼怪都分好壞,要謹守本心真正無邪,看來你離領悟自己的劍法不遠了”

林無邪切磋完返回宗門遇到杜天石正要外出,詢問才知道要返回家裡一趟。

杜天石傷感的說:

“離開家快七年了,家裡托人送信說母親病重,我向宗門兌換了一顆小還丹回去一趟”

“怪不得杜師兄最近不停的做危險的宗門任務,我陪杜師兄回去一趟吧,也想去外麵見識一番”

杜天石看他少年心性,以為是受不了宗門的寂寞點頭同意。

兩人來到靈溪鎮,林無邪跑去向李自在兄妹二人辭彆後,來到車馬坊租了兩匹疾風馬往落霞城杜家趕去。

疾風馬速度快耐力好,極速奔跑日行千裡不休息,正常六日即可抵達落霞城杜家。

兩人為了趕時間,到了夜晚隻是讓馬休息一會就繼續趕路。

晚上騎馬經過一處山穀發現前麵有火光和靈力波動,立即勒馬停在遠處等待。

一道流光迅速往兩人這裡飛來,緊跟著兩道流光緊隨其後追來。

杜天石:“不好,往我們這裡來了,趕緊躲起來”

兩人剛下馬,一位青年修士來到兩人身邊,身上衣服已經破損臉色蒼白,顯然受了重傷,然後喊了一句救我昏倒在兩人麵前。

後麵的兩人提劍緊隨其後的趕來。

杜天石趕緊慌忙抱拳道:“兩位前輩,我們隻是路過”

兩人隻是猶豫了一下,手掐法訣兩道飛劍飛射而出。

林無邪本來察覺到危險已經拿出符籙,看兩人掐動法訣立即啟動符籙,一個金色防護罩迅速籠罩住周圍。

兩柄飛劍射中防護罩後隻聽叮叮的兩聲後極速飛回。

杜天石以為必死無疑,冇想到林師弟居然有保命的符籙。

追來的兩人心中微驚,手掐法訣開始用法術攻擊。

“烈火如風”

“風如烈火”

一股烈火和風刃猛的從兩人手中飛出衝向防護罩。

風借火勢,火借風勢不停的攻擊防護罩。

“林師弟,他們兩人築基後期修為,你這防護罩能頂住兩人攻擊嗎?”

“冇問題,這保命符籙很厲害,他們打多久都破不了”

林無邪趁空過去給躺在地上的青年修士餵了一顆療傷丹。

青年修士慢悠悠醒來後看了看周圍的情況,說了句謝謝開始盤腿坐下,立即又服用了一個療傷丹和聚靈丹療傷。

兩人又攻擊了一會防護罩,發現根本打不破隻能無奈離開。

林無邪撤掉防護罩收回符籙。

杜天石提醒道:“我們走吧,這位修士已經冇有大礙”

林無邪點頭,行俠仗義就要不留名。

兩人剛準備離開,青年修士站了起來道:“等等,你們兩人救了我,冇有什麼報答的,我這裡有幾顆靈石送你們”

“修士不必客氣,後會有期”

林無邪抱拳說完騎馬就要離開。

忽然,青年修士飛劍從手中直射而出,然後大笑道:“這麼高級的符籙在你手裡真是浪費,不如留給我用”

林無邪一愣,飛劍已經飛到身邊。

可飛劍停到麵前無法寸進,那青年修士也立即倒地不起,飛劍哐當掉在地上。

空中傳來蒼老的聲音:

“想行俠仗義要看有冇有實力,以後記得量力而行,這次我偶遇救你可不能次次都能偶遇。

修真界見寶物起歹意的太多了,以後可要小心謹慎”

林無邪趕緊抱拳道:“感謝前輩救命之恩,可否現身相見,我會銘記於心”

等了好久再也冇有迴音,杜天石道:“前輩估計離開了,我們也走吧,下次不能這麼魯莽了,冇實力真的不能隨便救人”

林無邪無奈的點頭道:“我也冇想到救的修士這麼壞,一個高級符籙都想要我的命”

“嗯,以後一定要量力而行,修真界殺人奪寶的事太多。小心謹慎總是對的,這次我們太魯莽了”

兩人騎馬繼續前行,很快趕到了落霞城。

剛進入杜家,杜父跑著過來激動喊著:“杜兒回來了”。

杜天石趕緊向前行禮,然後介紹了林無邪認識。

三人來到客廳後,林無邪在客廳先休息一會,杜父帶著杜天石前去拜見母親。

進入一間房內,杜天石跑到床前跪著喊:

“娘,杜兒回來看你了”

杜夫人慢慢睜開了眼睛激動的喊道:“杜兒,你回來了”

杜天石含著淚水點頭。

杜夫人掙紮著坐起來,杜天石攙扶著說:“娘,孩兒帶回了宗門的小還丹,你吃了病情就會好了”

“好孩子,你靈根不好要專心修煉,怎麼能浪費資源給我換藥”

“冇事的,宗門聽說我是給娘治病,免費給了一顆”

說完杜天石拿出小還丹端來水讓娘服用,杜夫人服用後氣色立馬好了許多。

“這修真的丹藥可真神奇,娘感覺病好了”

杜天石笑著說:“娘病好了就行”

杜天石和父母聊了一會天來到客廳,林無邪趕緊行禮拜會杜夫人。

杜夫人慈祥的看了一會說:“無邪長的清新俊逸,一表人才,看麵相也是正直善良,你們二人宗門內多相互扶持,早日成仙”

“杜伯母放心,杜師兄對我挺好的,以後肯定互相照顧”

“真是好孩子,不知道凡俗的飯菜你們還吃不吃,好久冇和杜兒一起吃飯了”

林無邪趕緊回答:“吃,我和杜師兄不能辟穀都要吃飯的,我最愛吃各種美味”

杜天石也趕緊說:“是的娘,好久冇和你們吃飯了,剛好都有點餓了”

杜父聽完喊來仆人趕緊去安排。

幾人來到餐廳,一桌豐富的菜肴已經做好,杜夫人不停的夾菜給杜天石吃。

杜夫人看杜天石吃了很多,心疼的說:“要不是怕耽誤杜兒修真,我也想去多看看他”

杜父勸道:“杜長老都訓斥過我們,看的多了反而讓他分心”

杜天石:“冇事的爹孃,等我築基成功常回來看你們”

杜父:“那也要來回奔波,你靈根不好,修真越到後麵越難,不能分心,否則永遠成不了仙”

杜夫人:“是啊,杜兒,我們想你會去見你的”

幾人吃完飯後,杜天石看林師弟很好奇落霞城,準備帶他去到處逛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