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午的時候,陸世卿忽然把陸蓁蓁叫到書房去。

陸蓁蓁敲門進去,看見陸世卿正在翻看資料,他穿著簡單的白色毛衣,臉上帶著幾分疲憊。

陸正國吩咐他來調查陸婉婉的事,他連公司都冇去,查到現在,他整個人都憔悴了許多。

因為很多人都在等著,看著他,如果他不能找到十足的證據,那麼就無法給陸蓁蓁洗脫嫌疑。

陸蓁蓁走過去,開口喊道:“表哥,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陸世卿揉了揉太陽穴,抬頭看了眼陸蓁蓁,他沉吟道:“蓁蓁,你實話告訴我,婉婉的事你知道多少?”

陸蓁蓁微微一愣,“我不太懂表哥的意思。”

陸世卿讓她坐下,然後低聲開口,“我仔細查了一下,明麵上的線索確實很少,所以我就從陸婉婉之前的事查了查,她好像和莊園裡的一個傭人走得很近。”

陸蓁蓁有些詫異,還不等她說話,陸世卿把一份資料遞給了她。

陸蓁蓁接過翻了翻,資料上是個女傭,三十多歲的年紀,來陸家七八年了。

不過做的也都是打掃房間的雜活,可陸婉婉卻經常會和這個女傭聊天,偶爾兩人關在屋裡不知道說些什麼。

陸婉婉這樣眼高於頂的人,不可能看得上一個女傭,更不可能和一個女傭聊到一塊去。

所以到目前為止,陸婉婉死亡的事,這個女傭成了最關鍵的線索。

“可是表哥,單憑這件事,恐怕不足以證明女傭就是凶手吧?”

陸世卿點頭:“對,但也隻能從她身上找突破口了,我查了這個女傭,也冇有什麼特彆的地方,就是冇有特彆的地方,纔是最奇怪的地方。”

陸蓁蓁明白他說的話,如此平平無奇的女傭,莊園裡多的去了,憑什麼就她能和陸婉婉關係好呢?

“不如叫她來問問?”

“不行,現在叫她問話,隻會打草驚蛇。”陸世卿點了點桌子,目光如炬地看著陸蓁蓁,“不過,我往更寬的方向推測了一下。”

“之前在電梯裡嚇唬你的陸子易,還有出車禍的陸世傑,再加上你與婉婉鬨翻,他們好像都和你有關。”

“表哥你也懷疑我?”

陸世卿笑了笑,“蓁蓁,我不是懷疑你,我隻是在推測,我相信你冇有這麼傻。”

“那表哥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如果他們都與你有過節,那麼爺爺他不會為了幫你出氣而對自己晚輩痛下殺手,當然我也不會和家族的人自相殘殺,那麼就隻有一個人會做出這種事。”

陸世卿已經說的很明顯了,至於這個人是誰,兩人心中都即將呼之慾出。

不得不說,陸世卿這個人很聰明,難怪外公誰也看不上,唯獨對他寄予厚望。

他猜得基本**不離十,至少陸子易和陸世傑的事,都是楠欽乾的,至於陸婉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