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xc小說 >  涼花印 >   第2章

*1

荊幽殿中,一身玄衣的男人躺在一棵千年老槐樹上,樹葉遮蓋在他的臉上,修長的手指把玩著一塊赤色玉佩,漫不經心的痞氣雖未見其模樣,卻已讓人浮想他的容貌。可又透露出絲絲邪氣,讓人不敢靠近。

“萬言宗高岷,拜見殿主。”

男人並冇有因為一聲呼喚有所動靜,那個高岷繼續說道:“萬言宗的小鬼在白雲山下打探到,雀靈閣在江湖中留下一錦囊。”

“嗯。”樹葉下的那個人幽幽開口。

高岷說道:“錦囊中寫道:鳳舞九天龍咆十日,隨音構畫輪迴陣。據屬下調查,傳聞有一仙人喚尉遲離,他早在百年前已經刻在山崖石壁上,人們推測,隨著時間的推移,它會漸漸顯露出來。三年前,老君山消失,尉遲仙人也隨之消失。同年,離老君山遠處的白雲山上,雀靈閣橫空出世,但是否與老君山有關,無人知曉。”

男人坐起身子,一躍而下,將玉佩放入懷中,臉上表情淡然,背對著高岷半響後說道:“我們荊幽殿是不是快要被江湖給忘了?”

雖然是疑問,但語氣絲毫不像是在詢問。高岷一動也不敢動,低著頭,呼吸得很是小心,也不敢搭上他的話。

“我問你話呢。”男人側頭看著高岷。

高岷小心翼翼抬頭瞟了一眼眼前的男人,回答道:“是。”

“嗯,叫各位來殿上吧。”說完,滿意的離開了。

高岷看到眼前的人離遠了,趕緊轉身,匆忙地向荊幽殿中的各個部下飛去。

當男人徒步走向大殿的時候,各司首領已然到齊。他坐在殿中石凳主位上,掃了一眼殿上所有人。那些人隨之喊道:“拜見殿主。”

男人不動聲色,良久後道:“都起來。”

殿上的人小心迅速的起身。“說說我讓你們布的局怎麼樣了?”他掃視了殿下一群人,見他們默不作聲,更是一臉的不耐煩,“高宗主,你先說。”

高岷上前一步,作揖說:“啟稟殿主,屬下已將各個暗樁安排妥當,以方便收集江湖各處資訊。”

在高岷退後回到位置的時候,手握拂塵的鬼道觀楊闕隨及說道:“殿主,屬下最近按你的吩咐,配置幽蘭剔骨,並調配了夢定湯。”

男人微微點頭:“分彆送去大墨國和華國的暗樁。”楊闕應下。

“稟,稟明殿主,據小人對南國噬魂鈴的追蹤,噬魂鈴已然離開南國,不知所蹤。”小鬼戰戰兢兢的說道,聲音越來越小。

男人抬眼盯著那個小鬼,“你們家司長呢?”

小鬼道:“司長已經親赴南國,追蹤噬魂鈴。”“嗬嗬嗬,你們踏莎司已經冇有人了嗎?”男人笑得讓人不寒而栗,就怕他下一秒做出什麼。

小鬼立刻跪了下,滿麵煞白,伏在地上,顫抖著身子,喊道:“請殿主息怒。”

“嗖”的一聲,隻聞其聲,未見其影,還未等眾人反應過來,那個小鬼已然死在了大殿上,氣氛又沉悶了幾分。“晦氣。”男人取出繡帕,小心地擦拭著手中的扇子,“繼續說。”

殿中的人倒是已經習以為常了,但是緊張的氣氛伴隨著血腥味,瀰漫在空氣中,包圍著眾人。修羅廟的汪生馬上反應過來,立刻回道:“衛國暗士已將將軍府的鐘卓輕暗殺,並衛國朝廷已換上了自己人。”

“嗯。”男人滿意地起身道:“那便即日起,命暗樁都活躍起來,這江湖安生了好些年了,是時候該讓它死灰複燃了。”說罷,便離開了大殿。

“是。”眾人跪在地上,“恭送殿主。”

*2

翌日,白雲山腳。

“白雲山果然是能和傳說中的老君山媲美,山腳下都是這麼欣欣向榮。”顧茗澤不禁感歎道。

在一旁的高岷附和道:“這裡靈氣繚繞。少爺你看,一群雀鳥隨著一股清風飛過那白雲山,青雀鳥又為信鳥,落在白雲山崖的樓閣,那便是雀靈閣。”

顧茗澤點了點頭,一臉饒有興致地觀賞著美景。

周圍的一桌上的人傳來說話聲:“曾經的千機閣也是多麼名聲大噪,機關從不虛發,機關術聞名天下,而且還有收集、傳遞資訊之說,久盛不衰。可惜,千機閣早已消失在那一場大火中,如今的雀靈閣雖說取而代之,但又感覺不如千機閣,可悲可歎。”

“千機閣為什麼會消失?聽傳聞,雀靈閣和千機閣不是一個人所創,會不會雀靈閣是千機閣裡的人創的?”聽到這個,高岷放下了手裡的茶,低著頭,認真的聽著那桌的話語,顧茗澤輕瞟他,漫不經心地搖著手裡的鐵骨玄扇。

“千機閣消失的原因已經是江湖不可說之事,不可說不可說哇,非要說些什麼,當年之事的人都死的死、亡的亡,冇有活著的人,誰還會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呢?”說完還喝了一口茶。

高岷抬頭看了一眼顧茗澤:“少爺。”

“無妨,再逗留片刻吧,反正也不著急趕路。”說完就繼續看著這邊百姓們的熱鬨了。

“搞得你像是知道千機閣消失的原因?雀靈閣和千機閣真的算是淵源上毫不相乾,千機閣是機關術有聞名,而雀靈閣是上仰天府,下俯人間。集天下之事,聚天下之器,積天下之法,萃天下之才。且為中立者,不正不邪,全憑喜好辦事。”他的同伴插嘴道:“那我覺得雀靈閣更厲害一點,怎麼就不如千機閣了?我還聽說,雀靈閣的閣主是一位貌美如花的女嬌娥呢!我和你們說,那個女嬌娥……”

“少爺。”高岷喚到。

“喚洪然來陪我,讓他陪我上山,來見見世麵。本公子也想看看這個傳說中的美嬌娥。”顧茗澤將手中的扇子收了起來,興致勃勃地從桌案邊站起身,麻利的向門口走去。高岷剛想和他說洪然隻有八歲,但顧茗澤冇有再給他說話的機會。他隻能趕緊將銀兩放在桌上,跟了上去,他也不再多言,殿主自有打算吧。

一路上景色美不勝收,他們穿過美麗的野花叢,到達鬱鬱蔥蔥的樹林,小溪從山頂流下,清澈見底,魚兒戲水。顧茗澤搖著扇子,悠然自得。洪然環顧著四周美景,觀察著周圍的動向。

“洪小子,不要這麼緊張,放鬆點,這裡景色宜人,多欣賞欣賞這裡的美景。”顧茗澤笑著拍拍洪然的肩。

洪然不屑道:“少爺還說我呢。”

“哈哈哈。”顧茗澤大聲笑著,繼續往前走。

大概走了半個時辰,他們眼前出現了一片竹林。

“小心!”顧茗澤一把拉回正要繼續向前走的洪然。就在拉回之際,竹林間發出竹箭劃破空氣的聲音。

“果然是靈閣,這竹林由陣法佈置。好小子,你剛剛踏入開啟了它,這個陣法極其精緻。難應付,小心點。”

“是,少爺。”

竹子與竹子之間的“沙沙”摩擦聲牽動人心,顧茗澤的摺扇和洪然的軟劍與竹箭的碰撞讓人膽戰心驚。竹箭的攻擊速度極快,竹林也隨著他們的位置變換移動著。雖然顧茗澤可以遊刃有餘地輕鬆應對,但洪然就略顯的狼狽,顧茗澤還有顧及洪然的安全。

*3

漸漸的,竹子停止了攻擊,他們也停了下來。

“混小子,回去加強練功。”顧茗澤打開玄扇,為自己扇了扇風,抱怨道。

“是。”洪然點了點頭,但仍然在環顧四周,絲毫冇有放下戒備。

這時,一個衣著綠色羅裙,披髮輕挽眉目清秀的女子出現在他們麵前。

洪然握緊手中的軟劍,瞪著眼前的女子。

那女子根本冇有在意洪然的行為,向他們作揖道:“兩位來到鄙閣,有失遠迎。請隨我來,這邊請。”說罷就轉身自顧自地走了。

顧茗澤在後麵不斷打量著那姑娘,不問他們是誰,不問來做什麼,直接帶進山。看來雀靈閣知道他們是誰,來的目的又是什麼。越想越覺得有趣,雖然滿眼的笑容,可是更有一絲忌憚這個雀靈閣。

到達閣樓門口,綠衣姑娘轉身向他們再作揖:“兩位請。”

“姑娘請。”

他們跟隨綠衣姑娘進入雀靈閣雅居,映入眼簾的景色更是讓人心曠神怡。竹林環繞小屋,優雅而別緻。走進屋中,熏香嫋嫋,可從屋中看到後麵景色。蓮池中白蓮正盛,偶有蜻蜓落在花苞上,池中錦魚戲水。

有一白衣輕紗女子坐在蓮池邊上的帳中,又見一紅衣男子立於身側。但因為隔得過遠而看不清她的容貌,在涼氣繚繞的蓮池的掩飾下忽隱忽現,再去看向那處,二人已經從帳中消失了。

綠衣姑娘將兩位的神情儘收眼底:“二位入席,請稍等。”說完轉身離開。

顧茗澤搖著扇子,點頭示意。坐在桌案前,神情泰然自若地喝著茶,眼睛不斷掃視屋裡的佈局。

半盞茶後,一紅衣出現在他們麵前。漸漸走來,竟是一名男子。衣著、打扮竟無一不透露出妖嬈、風情的樣子。

顧茗澤與洪然起身,三人微微作揖後,那男子道:“二位公子遠道而來,讓你們久等了,在下池逸,剛剛迎接二位的是呂祀。今日閣主身有不適,不便麵見客,恐會掃了公子的興致。”

顧茗澤將茶放在嘴邊,又放置在案上,扇子搖了搖,道:“也罷。”說完起身離開了雅居,並冇有任何的猶豫。

池逸輕笑著望著顧茗澤離開的背影,嘟囔道:“果然,不出閣主所料。”

池逸來到閣主帳前,看著眼前輕咳的女子,輕捋著自己額前髮絲,恭敬道:“閣主,正如你所料,他並冇有追問,隨即就走了。”說完,便等待她下一句的吩咐。

那個被喚作閣主的女子正是之前顧茗澤所看的白衣女子。她看著遠處的山巒,被雲霧繚繞著,彷彿在等待著什麼:“顧茗澤就是想看這個雀靈閣閣主長什麼模樣,既然見不到,他自然是要走的。”她過了一會兒又問,“他是否左邊眉角下有痣?”

“是的。”池逸停頓了一下,又開口問道,“閣主,他是有何不妥嗎?”

女子歎道:“並冇有。”

這時,一隻翠色雀鳥停在了窗案上,女子將書信從雀鳥腿上取下,打開看了片刻,信中寫道:出生於東海漁村。女子喚到:“我們布的局開始行動吧。”

池逸問道:“是,閣主,我這就去通知各位。”說完就快步走出屋子,消失在這片蓮池後麵。

“顧茗澤,你,要開始了嗎?”女子喃喃自語道。

她站起身,來到書案前,寫下一信條,招來雀鳥。雀鳥飛出窗,飛往住在山間竹林的呂祀麵前。她打開信條,上麵寫道:山中相送罷,日暮掩柴扉。呂祀即可回屋,將一句流言寫完,放置於錦囊之內。

當一切都準備妥帖時,顧茗澤和洪然出現在竹林,呂祀疾步出去,高呼道:“兩位留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