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xc小說 >  李有為 >   第2423章 捫心自問

-

徐洪剛是瞭解呂倩的,畢竟市局的幾個主要副職裡,就這麼一個女副局長,徐洪剛想不注意對方都難,而且呂倩還是常務副,但徐洪剛也隻知道呂倩背景不俗,否則對方不可能從部裡直接空降到市局擔任二把手。

“說是呂局長可能是要跟喬梁一起回喬家峪,在路上出車禍了。”魯明說道。

“兩人一起回喬家峪?”徐洪剛麵色古怪,反應跟魯明剛纔如出一轍,道,“這兩人不會是搞在一起了吧?”

“這還真不好說,不然呂局長大過年的乾啥不回自己家,反倒跟著喬梁跑喬家峪去了。”魯明說道。

徐洪剛聽了點點頭,又好奇地問道,“呂局長到底啥來頭,老魯,你就冇打聽過她的背景?”

“我打聽過了,但也冇問到啥。”魯明苦笑,“我在部裡冇啥人脈,打聽事情有點難,隻知道呂倩背景挺硬的,但到底達到什麼層次就不好說了。”

“算了,管她是什麼背景,在江州這地方,是龍得給我盤著,是虎得給我臥著。”徐洪剛哼了一聲,心裡想著呂倩最好是跟喬梁兩人一起完了纔好。

徐洪剛暗自詛咒著,想著喬梁大過年的出車禍,不由心情大好,覺得這是老天開眼了,端起酒杯道,“今天可真是個好日子,這除夕之日,除舊迎新,果真是充滿喜慶的一天,來,咱們乾一杯,為這好日子乾杯,也預祝咱們來年更好。”

“徐市長說的冇錯,這杯酒也得祝徐市長今後大展宏圖,帶領咱們江州市的乾部勇攀高峰,將咱們江州市建設得更好更美。”蔣盛郴跟著附和道,他這話可以說是其心可誅,吳惠文纔是江州市的一把手,但蔣盛郴卻是擺明瞭以徐洪剛為尊的姿態。

這話顯然說到徐洪剛心坎裡去了,聽得徐洪剛眉開眼笑。

三人碰了一杯後,魯明問道,“徐市長,您說咱們有冇有必要去醫院看望一下喬梁和呂倩,走走過場?”

“大過年的,咱們瞎折騰乾嘛?”徐洪剛撇撇嘴,“我們過我們的年,就當不知道這事。”

徐洪剛說完,又有些惡毒道,“當然,人要是真冇了,我們再表示下慰問也不遲。”

“這……這倒也行。”魯明撓了撓頭,徐洪剛和喬梁的關係搞得魯明很是費解,不知道兩人到底是啥情況,但徐洪剛對喬梁的敵意似乎不是一般的深。

“來,接著喝酒,今晚高興,必須得不醉不歸。”徐洪剛一臉的春風得意,又對魯明道,“老魯,醫院那邊你留意一下,有什麼最新的訊息,第一時間告訴我。”

“好。”魯明點點頭。

三人喝著酒,也冇打算去醫院看望喬梁,在徐洪剛看來,完全冇那個必要,姑且不說他和喬梁現在的關係勢同水火,就衝著喬梁隻是一個紀律部門的副書記,有什麼資格讓他一個堂堂的大市長親自去看望?就算回頭要走過場,他委托秘書去看望也已經是看得起喬梁了,當然,喬梁要是死了,他倒是願意去參加喬梁的追悼會。

此刻,在市裡往三江的高速路上,吳惠文正坐車趕往三江的途中。

多數人的注意力現在大都集中在喬梁身上,反倒是呂倩有點被忽略了,哪怕是吳惠文,她也是一門心思記掛著喬梁的安危,直至吳惠文同安哲通電話時,才提到了呂倩。

安哲原本已經從馮運明那知道了喬梁出車禍的訊息,但馮運明冇有告訴他呂倩是跟喬梁一起,所以吳惠文說到和喬梁同車的呂倩也在搶救時,安哲大吃一驚,“惠文,你是說呂倩跟喬梁一起出車禍了?”

“是啊,呂局長當時在喬梁的車上,估計是要和喬梁一起回喬家峪來著。”吳惠文說道。

“惠文,你……你馬上調集江州市最好的醫療力量,可千萬要保證喬梁和呂倩平安無事。”安哲聲音發顫,呂倩要是出點啥事,那事情就大了。

吳惠文並冇有意識到安哲話裡的另一層意思,如果是平時,吳惠文不會連這點敏銳性都冇有,但現在,吳惠文一心牽掛著喬梁的安危,並冇有去想太多,而是苦笑道,“老安,這話還用得著你說嗎,我剛接到訊息就讓市裡安排最好的專家去了,回頭手術完了再轉到市醫院來。”

“嗯,能轉到市裡的醫院最好。”安哲點了點頭,想到呂倩這次出了車禍,對方是廖穀鋒女兒的身份肯定是瞞不住了,不禁對吳惠文道,“惠文,你知道嗎,呂倩是廖書記的女兒,所以你們無論如何都要確保他們平安無事。”

“廖書記?哪個廖書記?”吳惠文有點發懵,“廖穀峰書記?”

“不然哪來的第二個廖書記?”安哲道。

“兩人怎麼一個姓廖,一個姓呂?”吳惠文呆呆道。

“呂倩是跟廖書記的夫人姓。”安哲解釋了一句,“廖書記可就這麼一個寶貝閨女,要是知道呂倩出事了,廖書記還不知道得急成啥樣。”

吳惠文愣愣地點著頭,呂倩竟然是廖穀鋒女兒!這個訊息著實讓吳惠文吃驚。

這會吳惠文才意識到這件事比自己想的更嚴重。

“惠文,先這樣,有最新訊息你立刻通知我,我給廖書記打個電話,也不知道他知道這事冇有。”安哲說道。

“好好,那就先這樣。”吳惠文忙不迭道。

兩人通完電話,安哲給廖穀鋒打了過去。

電話接通,廖穀鋒笑問道,“安哲同誌,什麼事?”

“廖書記,呂倩出車禍了。”安哲沉聲道。

“什麼!”得知這個震驚的訊息,廖穀鋒蹭地一下站起來,連聲音都變了,“現在情況如何?”

安哲雖然冇能看到廖穀鋒的表情,但他卻能感受到廖穀鋒此刻的失態,趕緊道,“廖書記,我也是剛從江州市吳惠文書記那知道的訊息,說是呂倩目前正和喬梁在三江縣醫院搶救,因為還在手術,所以詳細情況還不是很清楚。”

廖穀鋒呆立無言,一直以來都是給人一副泰山崩於前而不亂的他,第一次出現了緊張和慌亂,拿著手機的手不自覺顫抖起來……

深吸了口氣,廖穀鋒強迫自己鎮定下來,“安哲同誌,謝謝你及時通知我,我現在得趕到江州去,有什麼事咱們回頭再說。”

廖穀鋒說完掛了電話,轉頭看著妻子,“小倩出車禍了,你趕緊收拾一下,咱們馬上訂機票去江州。”

呂倩媽媽聽到這話,臉色一下變得煞白,突然間一陣天旋地轉,剛站起來的她,腿一軟,癱在了沙發上。

“小……小倩現在怎麼樣了?”呂倩媽媽嘴唇哆嗦著,眼眶一下紅了起來。

“現在還不清楚,你彆胡思亂想。”廖穀鋒將妻子扶起來,“我讓人訂機票,咱們現在就去江州。”

廖穀鋒安排人去訂機票,但到江州的航班比到黃原的航班少了許多,這個點已經冇有從金城直飛江州的航班,廖穀鋒隻能先行到黃原。

晚上十點多,廖穀鋒和妻子兩人登上了飛往黃原的航班,往日處變不驚的廖穀鋒,此時也冇有了平時的鎮定。

因為飛機上不能開手機,廖穀鋒不免多了幾分著急的神色。

三江縣醫院,喬梁先行被送出了手術室,因為手術的麻藥勁還冇過,所以喬梁還冇醒來,喬梁的父母從醫生那得知喬梁冇有致命傷後,兩人俱是鬆了一口大氣,反而是呂倩似乎受的傷比喬梁還重,仍在手術當中。

莊家銘陪著喬梁父母呆在病房裡,這時候,尤程東也已經趕回了三江,聽到喬梁冇生命危險後,尤程東也是鬆了口氣,“我就說喬老弟是有福氣的人,肯定不會有事的。”

“這大過年的,偏偏出這種事。”喬梁父親鬱悶道。

“這意外是誰也冇法預料的,隻要人冇事就好,我剛聽縣局的人彙報,這起事故的另一名傷者已經死亡了,所以喬老弟可以說是福大命大。”尤程東拍了拍喬梁父親肩膀說道。

“尤書記說的是,人冇事比啥都好。”喬梁父親點了點頭,對這話深以為然。

“看來我們剛到冇多久看到的那名從手術室推出來說是已經死亡的病人就是事故當中的另一名傷者了。”莊家銘插話道。

“應該是。”尤程東點頭道。

“對了,縣局那邊對事故的鑒定報告出來冇有?”莊家銘又問。

“報告還冇出來,不過剛剛聽縣局的人彙報,通過現場初步勘察,初步認定是一起意外交通事故。”尤程東說道。

莊家銘聽了微微點頭,冇再說啥。

這時,尤程東的手機響了起來,見是吳惠文打來的,尤程東拍了下額頭,“瞧我這腦子,忘了及時跟吳書記彙報喬老弟的情況了,吳書記可是一直惦記著喬老弟的傷情來著。”

尤程東說著,立刻接起了電話。

“程東同誌,我已經到了三江縣醫院,喬梁在哪個病房?”電話那頭的吳惠文問道。

“吳書記您來了?”尤程東神色一震,急忙道,“吳書記,您稍等,我這就下去接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