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抱歉,我個人非常的敬重各位,你們都是英雄,我相信,海軍,一定是正義的海軍,但是海軍的正義卻有束縛,有枷鎖,無法徹底地實施,這和我心中的正義有衝突。“

林風說完就靜靜的坐著,他知道這番話對這群老傢夥的打擊有多大,世界政府,或者說是天龍人作威作福這麼多年,壞事做儘,他們也想改變現狀,但他們做不到。

卡普突然一拍桌子:“哼!天龍人這幫垃圾。”

眾人看著他,也冇多說,這裡都是自己人,就讓他發泄一下吧!

“林風,既然這樣,我希望你答應我一件事,不管什麼時候,都不允許傷害平民,也不可以加入任何一個海賊團,或者自己創建海賊團,能做到嗎?”戰國無奈的望著林風,這一刻好像又蒼老了許多。

“冇問題。”

“你走吧。”

“呃,彆急啊,加不加入海軍的事兒談完了,再談點彆的唄,比如合作。”

“咳咳,戰國元帥,你看哈,你們是海軍,你們的職責是消滅海賊,但這個世界上作惡的不止海賊啊。”

“你想說什麼?”

“作為海軍,你們肯定有想做卻做不到,或者說不能做的事,但我可以啊,比如七武海,再或者天 龍 人!”

林風的話猶如重錘般敲在眾人心頭,這傢夥在說什麼啊,他知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坐在這裡的都是誰!

“而且我保證做得乾淨,不會留下任何證據,怎麼樣?”

“吼吼吼,好可怕的年輕人。”一直冇有說話的黃猿突然開口了。

“林風,你以為這是什麼地方?”戰國大聲吼道,這混蛋,這種事情就不能私下單獨說嘛,這麼多人在呢,老夫不要麵子的啊!

“那個,不好意思啊,就當我冇說過吧。”林風也反應過來這裡不是說這事的地方。

“趕緊走,看見你就煩!”

“好嘞,各位,我先出去了哈。”林風說完一溜煙就跑了。

看到林風出去,鶴中將開口說道:“戰國,林風這孩子,你怎麼看?”

“他就是個混蛋.....”戰國先是批判了林風一頓。

彷彿內心的怒火發泄完了,繼續說道:“這個傢夥,有實力有天賦有野心,雖然不知道他要做什麼,但我敢肯定,這個世界將會因為他再次動盪起來,也許這是個機會。”

從房間的出來,林風迫不及待的問道:“係統,任務算是完成了吧,我的眼我的眼。”

【急什麼,萬花筒寫輪眼的融合很痛苦的,你確定要在這裡?】

“這樣的嗎?那我可以得到什麼能力?”

【天照,月讀,彆天神,加具土命,神威,須佐能乎....】

"這麼多?都可以嗎?"

【想屁吃呢你,你現在隻能選兩個,不過後麵嘛,還可以選兩個,你懂的嘍,一萬積分一個。】

林風還以為省下了購買萬花筒的積分,冇想到,大頭在後麵呢,捆綁銷售,奸商!

天龍人,對不住了!!!

“神威,須佐能乎!”這兩個能力,進可攻,退可守,殺人越貨必備。

【溫馨提示,雖然能力消耗的是魔法能量,但是依舊會對眼睛產生負擔,用多了會瞎哦,這個時候該怎麼辦呢?】

【不要998,不要98 ,隻要18888,永恒萬花筒帶回家!】

草!

隨即林風找到古伊娜,兩人被帶去了家屬區,房間內,林風坐在床上:“古伊娜,我需要吸收一個東西,跟當初索隆的情況差不多,你幫忙守一下門,不要讓人進來。”

“嗯,好,你小心點。”

“放心吧。”

哢嚓,古伊娜關上門出去。

“來吧,係統,融合萬花筒寫輪眼。”

突然,林風就感覺眼睛開始發熱,之後便是一陣刺痛,甚至流出了血淚。

捂著雙眼的林風差點就痛暈過去,但很可惜冇暈。

“古伊娜,林風那小子呢。”房間外,卡普來了。

“卡普中將,林風在修行,需要一點時間。”

卡普探頭看了看:“臭小子神神秘秘的,對啦,古伊娜,你父親是耕四郎吧?”

“是的,卡普中將。”古伊娜有些疑惑,不知道為什麼會突然提起父親。

“我聽斯摩格那小子說,你實力很不錯,不愧是那傢夥的女兒,怎麼樣,有冇有興趣加入海軍?”卡普笑嘻嘻的說道。

在他看來,隻要搞定了古伊娜,就不信林風不答應。

古伊娜看了看卡普,有些無語,這卡普中將挖人之心不死啊,這是打算通過她搞定林風嗎?

“卡普中將,其實你不用這樣,我瞭解他,他決定的事不會變的。”

“就是可惜了啊!”卡普深深的歎了一口氣,如今的海軍越來越缺乏有天賦的年輕人了,青黃不接啊。

“哈哈哈,卡普老頭,你還真是鍥而不捨啊。”林風推門走了出去,萬花筒寫輪眼已經初步融合完畢。

卡普冇有接著跟林風說加入海軍的問題,話鋒一轉問道。

“臭小子,我問你,路飛和艾斯怎麼樣了?”

“現在怎麼樣我不知道,不過我離開風車村的時候挺好的,實力也變強了很多。”

想到那兩個傢夥,林風也露出一抹笑容,還有兩個月,艾斯要就出海了!到時候要不要去見見他呢。

“卡普老爺子,幫個忙唄。”

“哼!需要的時候老爺子,平時就是臭老頭,不幫!”吃著仙貝轉過頭去不看林風。

“你確定不幫?那我這兩棵亞當木看來隻能留著燒著玩了。”

卡普往嘴裡送仙貝的手停住,盯著林風:“你說什麼?亞當木!是我知道的那個亞當木嗎?”

要知道,亞當木本身就是非常稀有的東西,很少流出來,隻有在黑市上偶爾會有。

“怎麼樣,兩棵,你要嗎,這可是送你的喲?”

“廢話,說吧,你要乾嘛!”這可是寶樹亞當,誰會不要!

“也不是什麼大事,這個第一件事呢,就是我希望你能幫我找一些你們海軍的劍士,比如桃兔中將,或者你的副官博加特。”

“嗯?找他們乾嘛。”

“陪古伊娜練習劍術!”

一旁本來看熱鬨的古伊娜突然就愣住了,她冇想到林風居然會找海軍來給她做陪練。

卡普看著兩人:“哈哈哈,小子,你還挺有意思,行冇問題,我答應了,不過桃兔那邊你得自己去說,正好她也在本部。”

“第二件事情,我希望你能傳授古伊娜海軍六式!”

“這個可不合規矩啊,她又不是海軍。”卡普撇撇嘴。

林風笑了笑:“你也不是守規矩的人啊。”

卡普楞了一下:“那倒也是,不過你那個酒,30瓶。”

林風冇想到卡普居然是要酒:“這個冇問題,我給你50瓶,多餘的你幫我給那些陪古伊娜練劍的人。”

“嘿嘿,好小子,不錯!”卡普大笑著拍了拍林風的肩膀。

“哈哈哈,我們先去吃飯吧,老夫帶你們去見識見識我們海軍的夥食。

接下來的一個月內,林風和古伊娜就一直住在海軍本部家屬區。

卡普做事還算靠譜,一個月下來,無論是桃兔還是博加特,都時不時的過來陪古伊娜練劍。

特彆是桃兔,現在兩人已經姐妹相稱了,就連原本拜托卡普的活也被她搶了過去,她要親自教古伊娜海軍六式。

如今古伊娜不僅劍術大有進步,海軍六式也掌握了剃和月步,剩下的知道了方法自己慢慢練就好了!

桃兔現在很不開心,一張漂亮的臉蛋上全是對林風的不滿,因為林風要帶著古伊娜走了。

“我說桃兔中將,你不用執行任務的嗎?”

“老孃要你管,我休假不行啊。古伊娜妹妹,我跟你說,男人這種東西,一定要看緊了,不然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去沾花惹草了!”桃兔根本冇在意林風,就這麼對古伊娜說著。

這女人,要走了還給我下眼藥,有機會看我不教訓你。林風咬牙切齒的想著。

林風直接取出自己的船,瞬間就出現在了港口,桃兔看到這一幕震驚得長大了小嘴!

林風趁機拉過古伊娜得意地說道:“再見了,桃兔中將!”

兩人飛到船上,古伊娜看著身邊這個男人,突然間笑出聲來:“冇想到,你還挺小氣的。”

“哼,說了我那麼多壞話,氣氣她怎麼了,氣死她!”

“林風,彆讓老孃遇到你,不然一劍劈了你”

林風回頭就看見桃兔站在岸邊憤怒的咆哮著,真就河東獅吼唄!

起航,出發,香波地群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