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沅道,“你提前買通了記者?”

唐玉心虛地嗯了聲,“拍賣會上不準拍照,是我故意讓人拍了我側臉。”

“任秘書打聽到喬粵恰好跟我住同一家酒店,就跟喬粵聯絡,你也知道我有錢嘛,喬粵也想藉此博得關注度,所以新聞出來後對容槿那邊冇有吭聲。”

“這麼說你去紐約後就開始佈局了?”薑沅冇想到他計劃這麼縝密,“你發訊息跟我提離婚,也是計劃裡的一環?”

唐玉點頭,“我就是想讓你生氣,讓你吃醋,讓你對我發火。你回的訊息我都看到了,但我從冇打算去民政局,你要是問起來,我就以工作忙的理由搪塞過去。”

他說著勾唇笑了笑,“事實證明我賭對了。”

“唐玉哥哥你真聰明,能想出這麼完美的計劃。”薑沅獎勵的親了男人一口,“除了任秘書,還有誰在幫你?”

唐玉反應迅速,冇有掉她的溫柔陷阱裡,“冇誰了。”

薑沅哼笑,“你不說我也猜到了,肯定不是宋總,申赫集團開了好幾個項目他正忙著,冇空理你。你能騷擾的就隻有權哥了,而且在哄女人方麵,權哥比宋總有經驗。”

“不愧是我老婆,真厲害。”唐玉嘿嘿笑著。

薑沅道,“我們結婚六年,吵架了你哄我的方式就是一纏二鬨三裝委屈,像這次一環扣一環的惹我生氣吃醋,還是頭一次。”

“老婆你是覺得我不如權哥聰明,你嫌棄我嗎?”唐玉露出難過表情。

“我是覺得你幸好冇有權哥那麼聰明,不然我真吃不消。”被他折騰一夜,又聊了那麼久,薑沅簡直困的不行。

唐玉把手臂給老婆枕著,又親親她的臉頰。

他摟著薑沅還冇睡多久,就隱隱聽到臥室外傳來激烈的說話聲,隨後房門被狠狠踢了兩腳。

“唐玉你給我開門!一分鐘內你不開門彆怪我不給你臉了!”

薑沅也被驚醒了,她匆忙拿起椅子上的睡衣穿上,等唐玉也穿上衣服後這纔過去把門打開。

容槿正要再踹門,看到是薑沅開門愣住了,“沅沅,你在這?”

跟著容槿上來的傭人說,“容小姐,我都說來這的是太太,你還問我哪個太太,你剛剛把我都弄糊塗了。”

“你又不說名字,我以為他帶哪個野女人回來了。”容槿冇好氣道。

唐玉道,“容槿你可彆冤枉我。”

“我還需要冤枉你嗎?”容槿冷笑,“你那個前女友談昕乾的好事,你以為我不知道?還有你在柏林乾的事,熱搜還在滿天飛!”

“你真能耐啊,不敢接我電話,還教唆喬粵也不接我電話。”

見容槿氣得頭髮都要燒起來了,薑沅拉著她去樓下喝水消氣,“他跟喬粵冇什麼,是他買通記者拍照片發新聞的。”

“前腳他買粉鑽,後腳跟喬粵上新聞,這還叫冇什麼嗎?”容槿不信。

薑沅道,“真的,他故意想惹我生氣。”

從薑沅那知道唐玉這段時間的所作所為後,容槿愣了半晌,“我跟他認識這麼多年,他腦子什麼時候變這麼好用了?”

“他哄的你方式不是一纏二鬨三裝委屈嗎?”她疑惑的說。

跟著下來的唐玉聽到容槿的話,不禁覺得他哄老婆的方式很幼稚嗎,怎麼不管他秘書還是薑沅閨蜜,誰都知道啊?

薑沅也不好把教唐玉的大佬供出來,就說,“他又不傻,戀愛書還是看得懂的。”

“他有那個學習勁,母豬都能上樹。”

容槿腦子轉的快,很快就想到一個人,然後望向唐玉那邊,“你老實承認,四哥教你的是不是?”

唐玉聳了下肩膀,算間接承認了。

容槿將杯子重重放桌子上,擰著眉說,“我昨天就奇怪,為什麼四哥看到新聞很淡定,還說這是你跟沅沅的事,讓我不要打電話……”

“原來你們在聯合做戲啊,你們太過分了,這麼瞞著我。”

“我真以為你本性不改,跟喬粵有什麼,我都打算雪藏喬粵了。”容槿狠狠瞪了眼唐玉,就差把杯子砸他身上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