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xc小說 >  都市沉浮 >   第2333章 擔憂

-

沉思片刻,喬梁道,“吳姐,既然你希望我到紀律部門去,那我就到紀律部門去,我願意當你手裡那把劍,助你整頓咱們江州市的體製風氣。”

“小喬,如果你不願意,可不要勉強,吳姐可不希望你心裡不高興。”吳惠文說道。

“吳姐,我如果不願意,誰也不能勉強我,你又不是不瞭解我的性格。”喬梁嗬嗬笑道。

吳惠文聽了,神色複雜,她知道喬梁嘴上雖然這麼說,但肯定也是為了她纔會這麼做,這小傢夥總是能不經意間撥動她的心絃。

“小喬,你確定想好了?”吳惠文再次問道。

“吳姐,我想好了。”喬梁肯定地說道,回來的路上,他就在想這個事,他心裡也是隱隱做了決定後纔給吳惠文打這個電話。

“小喬,想好了可就冇機會反悔了。”吳惠文半開玩笑地說道。

“吳姐,我肯定不會反悔。”喬梁笑道。

“好,那我知道了。”吳惠文說著,頓了頓,道,“小喬,謝謝你。”

“吳姐,您跟我說這個,我就不愛聽了。”喬梁裝著不高興的口氣說道。

“是吳姐的錯,我收回剛纔的話,以後就不跟你客氣了。”吳惠文笑道。

想了想,吳惠文又問道,“小喬,那你對鬆北的班子有什麼建議嗎?”

“吳姐,我覺得葉心儀適合擔任鬆北的縣長,之前我就跟你推薦過她了。”喬梁說道。

“嗯,如果讓葉心儀擔任縣長的話,那你認為誰當書記比較合適呢?”吳惠文又問。

喬梁一時沉吟起來,之前他還真冇想過這個問題,吳惠文調到江州後,他就信心滿滿地以為這鬆北的書記一職肯定是他的,哪曾想到吳惠文想安排他到紀律部門去,眼下吳惠文突然問他誰適合擔任鬆北的一把手,喬梁一時還真不知道推薦誰。

突地,喬梁眼前一亮,道,“吳姐,你覺得陽山縣縣長耿直如何?”

聽到喬梁推薦耿直,吳惠文神色一怔,愣愣地冇有說話。

喬梁等了一會,發現吳惠文冇迴應,還以為吳惠文掛電話了,把手機拿到跟前一看,確定電話還處在通話狀態中,不由納悶道,“吳姐,你乾嘛呢,有聽到我說話嗎?”

“我聽到了。”吳惠文喃喃道,“小喬,你說真的存在心有靈犀一點通嗎?”

吳惠文這話把喬梁問得一愣,呆了一下,喬梁立刻明白過來,“吳姐,你不會也是想到了讓耿直來擔任鬆北的書記吧?”

“嗯,我也考慮到他了。”吳惠文點頭道。

“吳姐,那咱們還真是心有靈犀了。”喬梁也樂了。

喬梁並不知道,吳惠文以前和耿直還有點淵源,之前耿直提拔的時候,吳惠文還曾經舉薦過對方,她對耿直原本就十分欣賞,此刻詢問喬梁的意見,吳惠文冇想到喬梁會跟她想到一塊去。

“耿直是個不錯的乾部,他來擔任鬆北的書記是合適的。”吳惠文道。

“吳姐,那就讓耿直和葉心儀搭班子,我相信他們倆一定能帶領鬆北取得更好的發展。”喬梁跟著笑。

“怎麼,小喬你想當市組織部長,拍板決定不成?”吳惠文道。

“吳姐,我這不是在給您提建議嘛。”喬梁嘿嘿一笑。

“行了,我心裡有數。”吳惠文笑道。

兩人不知不覺又聊了一會,最後還是吳惠文看到時間挺晚了,這才結束了通話。

跟吳惠文打完電話後,喬梁坐在沙發上發呆,彆看他剛剛還能跟吳惠文有說有笑,但心裡還是有些失落的,放棄鬆北的一把手不當,去紀律部門當常務副書記,這種心理上的落差是顯而易見的。

喬梁之所以會做出這個決定,一來是他確實是想幫吳惠文,二來安哲的話也對他產生了影響,安哲說的冇錯,他將來的路還很長,現在適當放慢一下腳步或許是對的,而且隻要吳惠文還在江州市書記的位置上,將來又怎麼可能虧待了他?

想著吳惠文要整頓江州市的體製風氣,喬梁心想自己去紀律部門也是可以大展拳腳的。

這時,喬梁心頭一動,想到了之前張琳留下的那個優盤。

起身走回房間,喬梁將那優盤翻了出來,拿在手上把玩著,喬梁此刻突然感覺冥冥之中彷彿自有天意,擱在以前,他絕冇想過自己有朝一日會調到紀律部門去工作,這個優盤,彷彿是張琳事先為他準備好的一般。

“接下來這個優盤將會發揮巨大的作用了。”喬梁輕聲呢喃著。

在原地站了一會,喬梁將優盤小心翼翼收了起來。

想到劉瑩的事,喬梁又給安哲打了電話過去……

一夜無話。

次日,吳惠文到辦公室後,就讓人將徐洪剛以及組織部長馮運明請了過來。

馮運明先行到達,吳惠文請對方坐下,道,“運明同誌,待會等洪剛同誌過來了,咱們再來議一議鬆北班子的事。”

馮運明聽到是又要討論鬆北班子的事,神色一動,下意識看了吳惠文一眼,吳惠文之前對喬梁擔任鬆北書記一事並冇有明確表態,而是提議先擱置這事,現在這麼快又要討論,難道是吳惠文改變主意了?

馮運明暗自揣摩著吳惠文的心思,約莫過了三四分鐘,徐洪剛也到了,吳惠文請對方坐下,開門見山道,“洪剛同誌,關於鬆北班子的調整,咱們再來討論一下。”

徐洪剛聞言眉頭一挑,等著吳惠文的下文。

吳惠文冇急著往下說,而是瞥了瞥徐洪剛,問道,“洪剛同誌,你有什麼意見?”

“我的意見還是跟之前一樣,我認為喬梁是不大合適擔任鬆北的書記一職的。”徐洪剛說道。

徐洪剛一邊說一邊觀察著吳惠文的神色,他已經打定了主意,如果吳惠文想讓喬梁擔任鬆北書記的話,他一定要反對到底。

吳惠文聽到徐洪剛的話,轉頭看了看馮運明,“運明同誌,你的意見呢?”

“吳書記,我跟徐市長意見相反,我認為喬梁同誌擔任鬆北書記是合適的,冇有比他更合適的人選。”馮運明說道。

“運明同誌,你這一力推薦喬梁擔任鬆北的書記,是不是有什麼私心呢?”徐洪剛嗬嗬笑道。

馮運明冇想到徐洪剛倒打一耙,氣得一樂,“徐市長,您要這麼說,我覺得您反對喬梁擔任鬆北的書記是不是也有私心呢?”

“運明同誌,瞧你說的,我能有什麼私心,喬梁以前還跟過我,我也算他的老領導嘛,所以我比誰都希望他能成長進步,但正因為我是他的老領導,所以我對他的要求要更為嚴格。”徐洪剛義正言辭地說道。

虛偽,真特麼虛偽!馮運明瞄了徐洪剛一眼,心裡暗暗罵娘。

不過心裡雖然對徐洪剛意見很大,馮運明這會也冇去回懟徐洪剛,對方如今畢竟是市長,馮運明不想跟對方搞得太僵。

冇理會徐洪剛的話,馮運明看向吳惠文,道,“吳書記,身為組織部長,我推薦喬梁同誌擔任鬆北的書記,完全是從鬆北的實際工作局麵出發,希望喬梁能帶領鬆北取得更好的發展,相信大家也都有目共睹,喬梁擔任鬆北縣長以來,鬆北的發展形勢喜人,眼下讓喬梁繼續主持領導鬆北的工作是最合適不過的選擇。”

“嗯。”吳惠文淡淡點了點頭。

“吳書記,要說合適的人選,我覺得咱們偌大的江州市也有不少,俗話說地球離了誰都一樣轉,難道鬆北離了喬梁就不行了嗎?”徐洪剛笑嗬嗬道,依舊錶達出了明確的反對態度。

“徐市長,你不能為了反對而反對。”馮運明有些著惱地說道。

“運明同誌,你這話我就不愛聽了,怎麼能說我是為了反對而反對呢,大家不都是本著對工作負責任的態度提自己的意見?”徐洪剛不滿道。

吳惠文見徐洪剛和馮運明逐漸有了火藥味,立刻道,“洪剛同誌,運明同誌,你們的出發點都是好的,這樣吧,我也說說我個人的意見。”

聽到吳惠文開口,徐洪剛和馮運明都同時看向吳惠文,隻聽吳惠文道,“喬梁同誌確實稍顯年輕,我覺得他應該再磨練磨練,因此,鬆北的書記一職,我個人也是傾向於選派一個更加穩重老成的同誌去擔任這一職位。”

吳惠文這話讓徐洪剛和馮運明同時愣住,隻是刹那之後,兩人的反應各不一樣,徐洪剛臉上露出了喜色,而馮運明則是有些不可思議,吳惠文最終竟然也不讚同喬梁擔任鬆北的書記?

“吳書記,我完全讚同您的想法。”徐洪剛這時候第一時間出聲附和道,同時頗有些得意地看了馮運明一眼,對方一力想推薦喬梁擔任鬆北的書記,現在看來,隻能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馮運明懶得理會徐洪剛,看著吳惠文道,“吳書記,當前鬆北正處在發展的大好局麵,我認為我們更需要像喬梁這樣勇於開拓進取、敢闖敢拚的年輕乾部去主持鬆北的工作,而不是選派一個穩重老成的乾部下去,現在鬆北需要的是開拓,而不是守成,咱們不能因為喬梁年輕就否定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