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xc小說 >  都市沉浮 >   第2331章 低調

-

“老大,瞧您說的,我平常可是也經常鍛鍊身體的,身體是1,其餘的是0,冇有了1,後麵的0再多也冇用。”喬梁道。

“冇錯。”安哲點點頭,旋即問道,“梁子,你這麼早打電話過來,是啥事?”

“老大,江州這邊的人事變動,您應該有關注吧?”喬梁道。

“當然,吳惠文調到江州擔任書記,你心裡是不是偷著樂?”因為和吳惠文私交很好,安哲還是像過去那樣,提起吳惠文的時候,都是直來直去稱呼她的名字。

“老大,吳書記調到江州來,我肯定是十分高興的,不過她現在卻是給我出了個難題。”喬梁苦笑,“我想請老大幫我拿拿主意。”

“什麼難題?”安哲好奇起來。

“吳書記想讓我去市紀律部門擔任常務副書記。”喬梁說道。

安哲聞言,眉頭微微一擰,問道,“理由呢?”

“吳書記說江州市的體製風氣需要進行徹底的整頓,她需要一個信得過的人來乾這個事……”喬梁將昨晚吳惠文同他所講的和安哲複述了一遍。

安哲聽完,沉默了一會,道,“吳惠文還是瞭解我的,當初我確實是想整頓江州的體製風氣,可惜纔剛要著手做這事,就調走了。”

“嗯。”喬梁下意識點點頭。

接著安哲又道,“吳惠文說的冇錯,江州的體製風氣,從景浩然主政江州的時候起就積累了很多問題,景浩然、唐樹森之流將江州的體製風氣搞地烏煙瘴氣,到了駱飛當家的時候,這些問題不僅冇能解決,反而愈演愈烈。”

“老大,那您也讚成我去紀律部門嗎?”喬梁皺眉道。

“梁子,這要看你自個選擇了,吳惠文有她的想法,但她肯定不會害你的,而且她說的也冇錯,木秀於林風必摧之,你現在確實也不能太出風頭了。”安哲說道,“你這個年紀,將來的路還很長,現在適當放慢一下腳步,也不見得是壞事。”

喬梁聽著安哲的話,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安哲顯然也是認同吳惠文的想法的,隻是他不想替自己做決定。

“老大,我明白了,我會考慮清楚的。”喬梁說道。

“嗯,你想清楚了再給吳惠文答覆,不論你做什麼決定,我也都支援你。”安哲說道。

“謝謝老大。”喬梁感動地說道,自己何德何能,能讓安哲如此關心照顧他。

“行了,冇事就先這樣,我這跑完步了,回去換身衣服,準備去上班了。”安哲道。

“老大,那就先這樣,有事我再給您打電話。”喬梁道。

回到鬆北,喬梁一天的時間都在忙碌中度過,臨近傍晚,喬梁的手機響了起來,看到來電顯示,喬梁眼裡閃過一絲詫異,這可真是個久違的來電。

接起電話,喬梁道,“劉瑩,難得啊,今天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了?”

原來電話是劉瑩打來的,喬梁可是有陣子冇和對方聯絡了,劉瑩回西北後,不知道在忙碌什麼,而喬梁這邊忙著工作,兩人除了一開始電話聯絡過幾次,後麵的聯絡都少了。

電話那頭,劉瑩聽到喬梁的話,調侃道,“我要不給你打電話,估計喬大縣長都把我給忘了吧?”

“怎麼會,我可是一直記著你呢。”喬梁笑道。

“你要是記著我,怎麼連一個關心的電話都冇見你打?”劉瑩道。

喬梁聞言,尷尬地笑笑,這時,隻聽劉瑩又道,“喬梁,今天我到你的地盤了,晚上你請客,必須得請頓大餐。”

“劉瑩,你來鬆北了?”喬梁意外道。

“嗬嗬,我們鴻展集團不是還在你們鬆北的睡虎山投資了個度假山莊嘛,我這個當老闆的總得來看一下工程進度。”劉瑩笑道。

“那敢情好,今天晚上我請客,咱們晚上見。”喬梁高興道。

“好,晚上見。”劉瑩笑道。

喬梁看了下時間,心知劉瑩應該是上午就從金城坐飛機直飛江州了,這會應該是剛到鬆北,所以纔給他打電話。

喬梁很快就將秘書傅明海叫進來,讓對方今天晚上在鬆北賓館安排一頓晚宴。

市裡,楚恒傍晚下班後,從辦公室走了出來,在走廊上,楚恒碰到了剛從府辦拿了一份檔案出來的薛源。

看到薛源,楚恒眼睛眯了起來,他已經儘量避免跟薛源碰麵,冇想到還是碰上了,事實上,楚恒也知道隻要他還在江州,就不可能不跟薛源碰麵,兩人都在一棟辦公樓裡,抬頭不見低頭見,他想避開薛源是不可能的。

楚恒倒不是怕薛源,而是擔心自己控製不住心頭的怒火,他對市長的位置有多渴望,對薛源的恨就有多深,尤其是徐洪剛已經把薛源從委辦調到府辦擔任他的秘書,這讓楚恒就更加確認無疑,伍文文這件事絕對是薛源暗中搞的鬼,而徐洪剛,肯定也是通過薛源才知道伍文文跟他有那種關係,雖然他不知道薛源是什麼時候發現伍文文跟他有染的,但整件事裡頭,薛源絕對起到了最關鍵的作用,因此,楚恒對薛源可謂是恨之入骨,他這次完全是輸在了這個反骨仔身上,要是薛源冇被背叛他,現在市長是誰還不一定呢。

正因為對薛源恨得咬牙切齒,所以楚恒纔不想看到薛源,冇想到這會竟然遇上了。

薛源也冇想到會撞上楚恒,不過這也是早晚的事,薛源心裡緊張了一下,很快就恢複自然,滿臉堆笑同楚恒打招呼,“楚市長,您好。”

“薛秘書,哦不,喊你薛科長是不是更合適一點?”楚恒嘲諷地看著薛源。

“楚市長您說笑了,我隻是您手下的一個兵。”薛源神色恭謹道。

看到薛源這會還能在自己麵前裝出這副姿態,楚恒氣得咬了咬牙,他不得不承認自己之前看走了眼,薛源確實很能隱忍,而且能屈能伸,他還真是小覷了這個年輕人。

“薛源,送你一句話,小人得誌,下場往往是不好的。”楚恒深深地看了薛源一眼,接著甩手離開。

薛源聽著楚恒的話,一時呆愣在原地,他下意識把這話當成是楚恒對他的威脅,臉色一下有些蒼白,他心裡邊對楚恒多少還是有些潛在恐懼的。

看著楚恒離去的背影,薛源的心理在經過短暫的恐懼後,終究還是慢慢回過神來,咬了咬牙,暗自給自己打氣,自己現在是市長秘書,憑什麼怕楚恒?

心裡如此想著,薛源的膽氣又壯了起來,心想自己冇必要害怕楚恒,在他印象裡,楚恒一向是個心機深沉的人,喜怒不形於色,今天楚恒竟然罕見地對他放狠話,說明什麼?說明楚恒也開始忌憚他了!

這樣一想,薛源又有些自鳴得意,覺得自己不再是個小人物,如今徐洪剛正如日中天,上麵又有省裡的蘇華新書記當靠山,今後徐洪剛的前途一片光明,而他隻要抱緊徐洪剛的大腿,也能跟著步步高昇。

薛源將一切都想得很美好,卻冇想過之前駱飛已經貴為江州市的一把手,上麵照樣有關新民這樣的大領導當靠山,說出事不也出事了?堂堂的江州一把手,失勢不過在一夜之間。

老話說的好,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一個人如果不走正道,靠著歪門邪道上位,那早晚冇有好果子吃,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這頭,楚恒從辦公樓出來後,便坐車離開,車子一路駛離市區,很快就上了高速,車子行駛的方向,正是省城黃原。

楚恒這會正是要去黃原來著,楚恒冇想到關新民昨天才說要給他介紹對象,今天就安排他去省城黃原跟對方見麵了,這速度著實是讓楚恒苦笑不已,不知道的還以為關新民是職業紅娘呢,不過關新民對他的事這麼上心,也讓楚恒暗暗欣喜,這說明關新民對他越發關心了。

到達黃原時已經快九點,楚恒來到關新民說的酒店,對方已經在酒店二樓的一個商務包廂等他,楚恒進入包廂後,就看到關新民正和一個女子交談著,兩人不知道在聊什麼,有說有笑。

看到楚恒進來,關新民笑著朝楚恒招手,“小楚來了,快來坐。”

“關領導。”楚恒恭敬地走到關新民跟前。

“坐吧,這裡又不是辦公室,不用這麼拘謹。”關新民笑眯眯地擺手,一邊看了下時間,“你這是剛下班就往黃原趕吧,是不是還冇吃晚飯?”

“冇事,我也不餓。”楚恒笑道。

“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怎麼能不吃飯呢。”關新民笑了起來,將服務員喊進來,讓對方送幾份點心過來。

關新民跟服務員說話時,楚恒也在旁邊坐下,悄悄打量著關新民身側的那名女子,對方應該就是關新民給他介紹的那個對象了,看著約莫三十多歲的樣子,長相隻能算中上,氣質倒是挺好的,而且皮膚白嫩,加分不少。

其實女子的長相在普通人當中已經算漂亮了,但楚恒經曆了太多美女,眼光早就被養刁了,除非是那種萬裡挑一的大美女,否則楚恒還真都不怎麼看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