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上次一樣,陸潛駿提前了一個多小時到達了場地。上次過來比賽,他就已經發現了城北中學的兩個校門口各有一片共享單車的停車區。告彆了母親,並目送她離開,陸潛駿目標明確地向第一個單車停車區走去。

一個小時過去,陸潛駿靜靜地坐在路邊的連廊裡,等著其他人的到來。在剛剛,他將兩個停車區的倒下的單車一個個地扶正,再順便幫助了一個問路的老人。他又收穫了一波善意值。加上之前的剩餘,他又可以兌換一點能力了。即將要比賽,陸潛駿並冇有馬上兌換。他想著等到了場上,再根據需要做選擇。

很快,兩隊的人員都到達了比賽現場,在各自的教練的指導下紛紛開始熱身。正航中學這邊,是在做著伸展、衝刺跑等相對基礎的項目。而看向對麵的江城外國語學校,他們居然,在一個個排隊接傳球,練淩空抽射!

正在搶圈的正航中學的運動員們聽到對麵傳來的一陣陣“好球”聲,有些奇怪和不解。教練也懶得解釋,隻是按流程一個個地把熱身完成。

陸潛駿正和隊友們認真地完成熱身運動,耳邊,係統再一次釋出了階段任務。

“階段任務釋出,請宿主在接下來的比賽中幫助球隊輸球少於5球,任務獎勵,自由能力點5點,祝宿主好運。”

聽到這個任務,陸潛駿在喜悅之餘,也不禁對任務內容感到疑惑。他稍微遠離了一點其他人,小聲問道:

“係統,輸五個球以內,認真的嗎?”

“你們去年,門將超神撲了8個球,最後還輸了0:7,你覺得輸5個很容易嗎?”

“…都是同齡人,差距這麼大嗎。”

“你們最多算業餘裡踢的比較好的,人家基本上達到半職業了,你說呢。”

“…好吧。”

得知了情況,陸潛駿剛剛生出的喜悅情緒頃刻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大戰在即的嚴肅。

很快,熱身結束。走完既定的賽前流程,比賽開始了。

開場,由正航中學先開球。根據賽前的部署,正航開場便收縮陣型退守。球權也一直掌握在外國語學校的腳下。正航中學的眾將也終於認識到了這支球隊的恐怖。明顯快人一等的腳下頻率,不厭其煩的跑動穿插,加上精準的傳球配合。開場10分鐘過去,縱然正航中學全員退守,隻留下袁銳一人在對方後衛間遊弋,外國語學校還是創造出了兩次好機會,可惜兩腳射門都未能射正。正航這邊,則是連過半場,也隻有袁銳一人過去過兩次。

在賽前收到係統任務的時候,陸潛駿就已經對即將麵對的困難有了心理準備。開場以來的被動也印證了這一點。對方不斷的快速無球跑位,加上高頻率的轉移球,讓他也不得不和身後的林逸飛不斷的換位,跑動。被動的衝刺、轉身讓他十分難受。為了能跟上對手,他將自己的30善意值兌換了“速度”屬性。

正航中學的其他人此時的狀態也和陸潛駿差不多,在對方的轉移球間疲於奔命。好在剛開場,體能都還算充沛,十幾分鐘過去,比分依然是0:0

再頂過兩次攻勢,比賽時間來到了20分鐘,外國語學校已經狂轟濫炸貢獻出8腳射門了,但今天他們似乎有些腳風不順,比分依然是0:0。隨著雙方體能的下降,節奏也稍微慢了下來。

對於持續被壓著的正航中學來說,他們終於獲得了些許喘息的機會。又一次將球斷下,林逸飛將球傳給身邊接應的陸潛駿,又傳給了吳奇,吳奇觀察了一下,瞄準了前場跑位的袁銳就是一腳長傳。第三次在前場跑出機會的袁銳順利接到了球,但長傳的力度稍大,讓袁銳停球時離身體有了一定的距離,調整好球,對方的雙中衛已經包夾了過來。周圍一個隊友都冇有,袁銳隻能直接起腳,足球有些離譜的偏離了球門。

儘管很偏,但這已經是他們第一次成功的完成射門了。

儘管被完成了一次進攻,外國語學校的攻勢冇有絲毫減弱,繼續壓著打。足球來到正航的右路發展,一次林逸飛和陸潛駿的配合失誤,外國語學校的邊路球員抓住機會突入禁區,倒三角回傳,前鋒也抓住了這次機會。

1:0,外國語學校終於還是取得了領先。不過,快25分鐘才收穫首球,他們甚至連慶祝冇有,而是直接轉頭投入了比賽。

再次開球,外國語學校很快又搶回球權。來到上半場的尾聲,此時正航中學的各位都處在體能較為困難的時期。外國語學校捲土重來,前腰的一腳直塞,準確地打到了左中後衛朱卓明的身後,被漏掉的邊鋒高速前插,單刀球打進。

2:0,僅僅兩分鐘,比分再次被擴大。

再次丟球,讓正航中學的球員們精神猛地一震,從短暫的鬆懈狀態下走了出來。很快,上半場結束,正航中學0:2落後。

外國語學校那邊,中場的哨聲一響,待球員們走近,教練便開始罵起來,彷彿上半場落後的是他們。而正航中學這邊,回到替補席,眾人便紛紛癱在凳子上或草皮上。上半場的快節奏對他們的體能消耗是很嚴重的。儘管隻丟了兩個球,但形勢並不樂觀。

徐教練對球隊上半場的表現倒是比較滿意,但他也很清楚地知道球隊的體能問題,因此,他不斷地對隊員們說著防守的要點。大家也是認真的聽著。不過,即便讓他們進攻,他們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了。

中場休息很快結束,雙方球員回到了場上,下半場比賽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