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天,球隊的訓練定在了下午。和往常一樣,陸潛駿早早地起來,收拾了書包和下午的裝備,前往學校自習。

來到學校,和往常一樣,陸潛駿開始了上午的學習任務。很快,10點出頭,陸潛駿在自己的計劃本上打上了最後一個勾,不禁滿意地伸了個懶腰。隨後,他抱起裝著足球裝備的小包,起身向足球場走去。

加練,是陸潛駿在這一個月裡經常乾的事情。因為他踢球的時間並不長,許多基本功都不算紮實。一向要強的他不能容忍自己在場上出現那些低級失誤,因此,隻要體能允許,且階段的學習任務完成,他就一定會主動加練。儘管獲得了係統,但他還是冇有放棄這個習慣。

來到綠茵場上,做完熱身運動,陸潛駿開始對著主席台的牆壁練習短傳。1個,2個,……傳了一會兒球,耳邊突然傳來了係統的聲音。

“恭喜宿主的短傳屬性上升一點!”

陸潛駿正認真地盯著球,突然的聲音讓他嚇了一跳。聽完後,他停下腳下的球,問道:“係統,我冇有兌換,怎麼屬性上升了呢?”

“宿主,你不是一直在練習嗎,熟練了自然能力就會上升啊。”

“所以不是一定要在係統商城纔可以兌換能力值,是吧,我自己練習也可以。”

“當然,否則宿主豈不是出生就可以射門傳球。”

“…這,確實。”

瞭解了這一事實,順便休息了一下,陸潛駿接著練習起了長傳和射門。一上午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練的差不多,陸潛駿收起東西,離開了綠茵場。

在他冇有看見的地方,辦公樓五樓的視窗,見操場上的人離開,一個身影也離開了窗台。

下午的訓練。為了迎戰強敵,教練在常規的傳球、跑戰術訓練後,又專門加入了拉體能的訓練。隊員們都是叫苦不迭,陸潛駿有了體能的強化,倒是能堅持下來,和隊內體能最好的吳奇一起處在隊伍的領跑位置。

20分鐘後,教練終於叫停了訓練。陸潛駿停了下來,明顯地感受到了腿部肌肉的痠痛感。其他的隊員們也是一個個地顯得精疲力儘。做完拉伸,這一天的訓練結束了。

“大家都累不累啊!”儘管大家的疲勞都已經肉眼可見,教練還是故意問道。

“累死了,教練。”隊內的左中後衛朱卓明抱怨道。他的體能一直算比較差的,這一跑,簡直要了他的半條命。

“累,就讓你們跑了20分鐘。比賽要跑60分鐘,你們怎麼堅持下來!”

“那比賽裡也不用一直跑啊!”

“那我告訴你,明天麵對的對手,就會讓你一直跑,還要一直讓你們衝刺跑!你們不跑,不拚,就要被過,就要丟球。肖羽,你去年也踢過外國語初中,你來說說。”

“外國語是真強,一個個的賊能跑,而且能力都很強。”

“明天,我們肯定是要立足防守的。明天的比賽裡,袁銳,你一個人在前場,用你的速度嘗試進攻。肖羽,你就回撤和吳奇打雙後腰,爭取做好防守!”

袁銳是從田徑隊轉到足球隊來的,他的技術雖然一般,但速度絕對是數一數二。肖羽雖然主要司職前鋒,但在初中聯賽這種業餘賽場,位置本就不算固定。吳奇也是因為身體素質好從前鋒轉踢的後腰。麵對強勁的對手,肖羽轉踢後腰,也是早在去年就實施的措施。

“好的”,“OK”,被點到的袁銳和肖羽回覆道。

“其他人,注意好防守。左邊路你們兩個我就不多說什麼了,踢過一年的老對手了。林逸飛、陸潛駿,你們兩個,我再嘮叨一下。明天進攻就不要多想了,不要以為昨天能贏一中有多了不起,明天你們不會有什麼機會的。除非是天上掉餡餅,否則就老老實實地防守,進攻往袁銳那踢就行,傳不到就算。防守,一定要集中,知道冇!”

“知道”“明白”,兩人迴應道。

“……”

又叮囑了一些注意事項,徐教練說完了,便先離開了。劉老師接著補充:“明天的比賽,大家也不要有什麼壓力,能拚到怎麼樣就怎麼樣。明白冇!明天還是在老地方集合,不要遲到,帶好裝備,好了,大家回去吧。”

拿上東西和往常一樣往教室走去。這次,陸潛駿遠遠地在樓下觀察了一番。確認老師冇再在教室等著他,陸潛駿進入樓裡踏上樓梯。他可不想再被曹老師等一次。好在,今天教室門口並冇有那個讓他害怕的身影。

和往常一樣,學習到飯點。陸潛駿動身回家了。吃飯、學習,一切似乎都冇有變化。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就到了與江城外國語學校的比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