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曆2009年的夏天,江城正航中學的操場上,一群少年正在為即將到來的江城初中足球聯賽的第一場比賽進行鍼對性的訓練。已經快到飯點了,隨著教練一聲象征著結束的口哨,一天辛苦的訓練就結束了,與往常一樣,即將初三的陸潛駿和隊友們一邊討論著剛剛模擬比賽中的細節,一邊向場邊的更衣室走去。

“剛剛最後那一球,你不應該上搶的,潛駿,邊後衛都前插回不來了。”球隊的中場核心徐浩宇對陸潛駿說到。

“哦,是我的問題,我當時也有點跑不動了,人往前衝也停不下來了。”陸潛駿回答道,言語間處處表現著他的不自信。儘管是這支隊伍裡麵的“學長”輩,但陸潛駿是今年剛加入的隊伍,踢球時間也不長,在場上的表現也顯得不夠老道,若非球隊在邊中場的位置上恰巧缺人,也不會有他出場的機會。而身旁的徐浩宇,則是已經踢過兩屆比賽的隊伍元老和絕對核心了。一聽到徐浩宇的提醒,陸潛駿趕忙解釋一下,生怕自己惹到他生氣。好在徐浩宇平常也比較沉默寡言,也冇有再說什麼。

來到更衣室裡,大家紛紛找個地方坐下,換下足球鞋、球襪和護腿板。教練則是倚靠在放置足球的架子上,一個人一個人地對今天的訓練進行覆盤。

“林逸飛,你作為右邊後衛,後麵陸潛駿攻不上去了,你可以適當地前插,但一定要注意回防!回防!記好了!今天最後要不是王恒撲救得好,我們就要給絕平了。陸潛駿,跟你講過多少次了,一定要注意站位。多少次了,你都在邊路最邊上了,還防外線,你不占裡線等著給彆人過是吧。還有……”

徐教練一如既往地將每一個人出現的問題一一指出,言語充滿了激情,甚至於任何一個人都能在空氣中輕易地看到橫飛的唾沫。集訓了快一個月,大家也都逐漸熟悉了徐教練的風格,也都認真地聽著,對自己的表現進行自我的批判。徐教練講完,作為領隊的劉老師接上了話頭。“好了,同學們,明天我們下午2點在城北中學北門集合,大家注意午飯不要吃太多,但一定要吃一點。我會為大家準備水和香蕉。另外,再提醒一下大家,一定要帶好證件、帶好裝備!今天回去,大家就好好休息,我們明天對陣的一中不算強,我們要拚一拚的。好,今天就到這裡,大家收拾一下,準備回去吧。”

與老師和教練道了彆,陸潛駿背上揹包向教室走去。初三的學習壓力很大,為了能在中考中考出好成績,甚至是在中考前被那幾個重點學校提前錄取,早在初二下學期,陸潛駿所在的正航中學就通過選拔考試選出了兩個所謂的“創新班”,陸潛駿的成績一直比較好,也成功地入選了創新班。班裡的同學們個個都是外人口中所說的“學霸”,陸潛駿甚至知道,有同學甚至在春遊那天,坐在樂園門口看了一天書。

不過,大多數同學還是多少有自己的一些愛好的,與陸潛駿一樣喜歡體育的,就有十幾個男生,其中,還不乏有能和他一起進足球隊的同學。不過,班主任曹青老師是一個十分嚴厲而負責任的老師,她絕不希望自己的學生因為愛好而在學業上出問題,因此不斷做著學生和家長的工作。為了能參加足球隊,陸潛駿已經和父母吵過兩次了,這也讓潛駿連家也不怎麼想回去。這一個月的時間裡,他一早就來到學校裡,除了自習就是踢球,連飯都是在校門口的快餐店裡解決的。因此訓練一結束,陸潛駿換了一身乾淨衣服,就準備去教室自習。爬了三層樓梯,拐進走廊,令潛駿冇想到的是,曹老師就站在教室門口!

“來,過來”,看到陸潛駿,曹老師招招手,示意他過來。一直以來,陸潛駿都十分害怕這位嚴厲、負責且反對他踢球的老師,但已經碰上,他也隻能硬著頭皮走上前。

“今天踢球踢的爽的吧。”

“冇,冇有”

“還知道學習噠!踢球踢球,魂都踢冇了。上次叫你彆去彆去,你倒好,把我的話當耳旁風了是吧。”

“老師,我說過不會耽誤學習的!”

“不耽誤,你說不耽誤就不耽誤了啊!我告訴你,我教書了四十幾年,這個時間,還不好好專心學習的,四個重點高中,一個都上不了!你以為進了創新班就有保險了啊!冇用的,你要是還要好點,就聽我的話,彆再去足球隊了。”

“老師,我都訓練了一個月了。我保證不會影響學習的!”

“還在這兒說的,不得了了。我告訴你,你現在去踢那個什麼比賽,明年不要說提前招生,連中考你都上不了重點高中,到時候你的同學全去了省江中和一中,就你一個進個職業學校,還創新班的,到時候你受得了不!”曹老師說完,一臉恨鐵不成鋼地離開了。

和老師對話,有些脆弱的陸潛駿眼淚已經憋在眼眶裡了,老師一走,他也冇有什麼看書的心思了,直接走進教室,趴在桌子上,任眼淚流下,沾濕了剛換上的衣服。突然,傳來一個陌生的聲音:

“足球巨星係統已綁定,正在初始化係統,請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