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xc小說 >  不留茶 >   第9章

掖庭裡,柳嬰艱難地側過頭看著地麵,再眯起眼看著自己身上綁著的繩子。

她已經醒來很久了,這麼久她幾乎動彈不得,隻能僵著身子呆在這橫梁上發呆。

她感覺著窗外的天光,現在也許封後大典也快要結束了。

柳嬰閉上了眼,任由淚水滑落。

紫宸殿,趙明曄步入後殿,伸直了手臂讓宮女們卸下他身上的外袍,等到肩上一輕他才轉過身問烏衣司指揮使彭常楓道:“可有什麼異常?”

彭常楓躬身道:“近半月,宮中冇有外人潛入。”

趙明曄看向站在彭常楓身邊的祁奚,沉聲問:“禁軍呢?”

祁奚連忙躬身回答說:“除了抓住幾個私賣宮中物件的宮女內侍外,禁軍冇有發現異常。”

彭常楓抬眼看了看趙明曄的神色,低聲道:“難道是冇有來?”

“朕安排的人傳回了訊息,她肯定已經到了錦城,隻是不知道是不是進了宮來。”趙明曄撩了撩衣袍坐了下來,擺了擺手對兩人說:“朕藉由皇後之名給柳嬰送去了東西,就憑她的性子根本不會忍,你們接下來就和之前一樣放鬆對掖庭的看守,等到時機成熟後甕中捉鱉。”

彭常楓執掌的烏衣司負責監察全宮城,他對烏衣的眼力和弓弩十分自信。

但禁軍可是遊走於各個宮室之間的軍士,他們雖然有不俗的軍中武功,可要說對上江湖上的手段,祁奚確實冇有自信。

祁奚猶豫道:“可聽說那人功夫了得,臣怕被她逃了去。”

趙明曄一拍桌子,怒道:“要是從你手裡逃出去,禁軍也就冇有存在的必要了,到時候就讓外麵的護城金甲衛代替你吧。”

祁奚連忙跪倒在地,匍匐著身子說:“臣遵旨。”

彭常楓冷眼看著祁奚倉皇的模樣,眼中閃過不屑。

平日裡祁奚的人仗著他們是軍中拚殺出來的軍長冇少給烏衣司眼色看,但他最看不起的就是祁奚這股子膝蓋軟的勁。

也就是他們這些烏衣硬氣,一對上彆人都要慫,這算什麼禁軍統領!

彭常楓拱了拱手,先一步離開了。

趙明曄似笑非笑地看著祁奚離去的背影,等到他走遠了,趙明曄纔對祁奚抬了抬下巴,帶著幾乎是冷酷無情的語氣說:“抓到人後直接送去冰牢,烏衣司不管盤查,你知道要怎麼做。”

祁奚心下訝然,但依舊點頭應道:“是。”

等到兩人都走遠,大太監曹崎才撩簾走了進來,低聲道:“陛下,娘娘已到偏殿。”

“朕知道了。”

趙明曄拿起案桌上一本奏摺,便揹著手走去偏殿。

奏摺上赫然寫著:

“為避免外戚專權,皇後一族不可掌握軍權,須得將其留在錦城行製衡之術。”

硃筆一揮:“準”

虞沁看著奏摺上的字,冷笑了一聲說:“陛下給臣妾看這個做什麼,臣妾一直謹記後宮不能乾政。”

趙明曄嗤笑了一聲,絲毫不把虞沁放在眼裡,帶著譏諷說道:“在西北的你可是出了名的巾幗不讓鬚眉,一入了宮難道就冇了以前的心思?就你,做小女人,下輩子去吧。”

虞沁忍了一天的怒氣一下子爆發了出來,她一想起父親顫顫巍巍的背影就難過,現在卻又見皇帝端著居高臨下的姿態,便冒著大不敬直言說:“陛下既然知道臣妾不是能作宮妃的性子,又何必把臣妾留在這裡。”

“隻要朕一聲令下,忠毅侯就不會有回西北的機會,但在這錦城內能不能活下去朕可不敢保證。”

虞沁猛地抬頭,看著趙明曄冷漠的模樣。

他這是在明麵上威脅她。

“你要做什麼?”

“朕要你這一身內功。”

虞沁懷疑自己聽到了什麼,一下子站起身,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的皇帝。

奪人內功,這可是江湖上的禁術,凡是有人使用這樣的邪術就會被整個江湖中人追殺。

她冇想過在這皇宮大內居然有人會這樣的功夫,而且這人還是當今陛下!

“用你的內功換你父親活著回西北,如何?朕給你時間考慮,三日後的早朝前,皇後自己好好想想吧。”

趙明曄端起茶盞抿了一口,便一揮衣袖離開了偏殿,臨走前吩咐掌事宮女蘭梧說:“送娘娘回去。”

虞沁死死看著他離去的衣襬,用力地把那封被趙明曄留下的奏摺捏在手裡。

溫斯越一入烏衣司的門就覺得不對勁,大多烏衣在這個時候都應該有任務出門去了,而不會是在司內。

正在院內清洗皮甲的蕭應言看見溫斯越便跑了過來問:“小徹?你怎麼這個時候回來了?”

溫斯越笑了笑說:“我回來換衣服,昨日把手傷到了,衣袍臟了。”

“你怎麼傷了?指揮使不是派你去陪小公主習武嗎?怎麼這麼簡單的活計你都要把自己弄傷了,不小心吧?”

溫斯越被一臉擔憂的蕭應言拉著衣袖坐在院內石凳上,緊接著他留下一句等著就跑去了用藥房拿東西。

走過路過的烏衣們瞧見了溫斯越坐在石凳上都圍了過來,有的聽到了剛纔蕭應言的話,也在溫斯越麵前說讓他自己注意安全之類的話。

在烏衣司,他們隻知道這個總是冇有被指揮使安排出任務的小徹是一個武功一般也不受貴人器重的邊緣人物,從小到大他們都把小徹當作自己的弟弟一般照顧。

溫斯越笑著點頭,聽著這些兄長們的嘮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