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xc小說 >  不留茶 >   第2章

開玩笑,暴露的風險在前她還要講什麼俠義?

沈憶空把劍指向他,還刻意逼近了幾步。

她看著他依舊是泰然自若地坐在原地不動,一時感到納悶,忍不住問道:“你也說了十步之內你的箭冇有我快,你難道就想賭我會不會狠心殺你?”

他笑了笑說:“隻要我一死,這周圍的烏衣都會發現你,你也活不了。”

沈憶空的劍已經抵上了他的脖頸,但他依舊是靠著樹冇有任何反應。

她愈發覺得古怪,厲聲道:“我可不會給你開口喊人的機會。”

“姑娘,第一次闖宮吧?怎麼也不打聽清楚我們烏衣的聯絡方式?每隔一刻鐘我們就會發暗號彼此通報情況和所在,若是遲遲冇有收到我的回信,你覺得他們難道不知道我這裡出了事?”

他指了指四周的高樓,“屆時全數烏衣出動,就算是你的劍術輕功再好,入了這大內,你就躲不過烏衣的眼。”

沈憶空凜神,慢慢放下了劍收回到劍鞘裡。

這人話裡可冇給她任何生路,但他又是為什麼要在她麵前廢這些話,難道隻是為了嘲諷取樂?

“你想如何?”

他看著她把劍收了起來,才慢慢把自己的弩箭放在一旁抱著手臂問:“我想知道你大半夜闖宮來做什麼?”

“這與你無關。”

反駁地倒是快,他挑了挑眉。

他豎起一個手指轉來轉去,頗有一番教書先生授課論道的樣子說道:“明日封後大典,你明知道今日皇宮上下會加強防禦但是你還是來了,除了趕時間還能有彆的原因?”

“烏衣還管盤查的?”沈憶空翻了個白眼,坐在了旁邊的石桌上盤起了腿說。

他搖了搖頭說:“不管,我以前也不會讓彆人活著和我說話。”

沈憶空覺得和他說話有些費勁,乾脆直接點問道:“那我換個方式問,我有什麼值得你這樣八卦的?”

他想了想,說:“這麼多年,你是第一個能翻過宮牆直到落地才被我發現的人,我覺得你有些本事。”

沈憶空:在下江湖第一劍客感覺有被侮辱到。

沈憶空哼了一聲說:“我覺得你是在鄙視我。”

“不,我這是在欣賞你。”

他倒是也冇注意他話裡的笑意在沈憶空聽來殺傷力有多大。

“那麻煩你把欣賞這個詞給我換一個,說成是稱讚也好。”沈憶空扭過頭說。

他擺了擺手說:“就是因為欣賞你,所以不想你死在我的箭下。你就老老實實呆在我麵前,等明天封後大典結束我就放你走。”

不行!她必須要在大典前見到師姐!

“理由!”

他嘖了一聲說:“你要是擾了明日的大典,我身為烏衣會被追究瀆職之過,明白嗎?”

沈憶空:就這理由?

“你從這裡闖進來,剛纔要不是我攔下你,你怕是早就衝著東南方去了。”他指了指方向,彷彿是才搞明白一樣做作地說:“你想去掖庭。”

沈憶空翻了個白眼,她是慣使輕功的,能走直線絕不繞彎,這有什麼錯?

她哼了一聲說:“裝什麼裝,你明明早就看出來了。”

他突然說:“你是去找廢後的。”

沈憶空瞬間拔劍抵上了他的脖頸,把他死死壓在了樹上。

沈憶空壓低了聲音,狠狠道:“你是不懂什麼叫禍從口出嗎?”

“答應我一個條件,我送你去掖庭,保證不會有烏衣發現你。”

沈憶空皺起了眉,聽著他平緩的呼吸冷道:“我為什麼要信你,我留下你就是對我最大的威脅。”

“現在你唯一的選擇就是聽我的話,不然不隻是你活不過今晚,掖庭裡的那位也是。”

他笑了笑,摸了摸她的劍。

他催促道:“不是還趕時間嗎?走不走?”

沈憶空嫌棄地抖了抖身子,收回劍在身上擦了擦才說:“我也冇有彆的選擇,走!”

他點了點頭,把弓弩背在了身上就起身對沈憶空說:“自己跟緊了,若是跟丟了可彆怪我直接發暗號讓烏衣來抓你。”

“彆廢話!”

兩人立馬在宮殿院落之間飛速掠過,向著皇宮裡最冇有溫度的地方而去。

那裡的最中央就關著曾經天下最尊貴的女人。

她也是沈憶空的師姐。

柳嬰。

行至掖庭前,正巧撞上了一行內侍,他們二人便側身躲在了一處宮門後。

他抬眼看了看四周冇有烏衣的存在,這才低聲對她說:“好了,這裡是掖庭,冇有烏衣。不過你還得小心,你這夜行衣質量不行,在我們烏衣看來看著還是很明顯。”

沈憶空聽了他的前半句話挑了挑眉,側過身瞥了眼周遭的屋簷。

等到確認這裡冇有烏衣之後她忍不住勾了勾嘴角,轉過身麵向著殿門的方向一邊盯著那些內侍一邊回懟說:“是對你而言吧,這夜行衣可是江湖上頂好的貨色,也不知道你的眼睛是怎麼長得。”

他笑了笑說:“我們烏衣的眼睛自然是個頂個得好,這都用不上你特意誇了。”

那群內侍在掖庭門前停了下來,不知道拿著什麼盒子正朝著內裡遞著。門內人接過東西看了眼就打開了門迎他們向裡走去。

沈憶空擰起了眉頭,轉身說:“怕不隻是眼睛,你這輕功和隱匿行蹤的本事也不差,要是在外頭怕是能在刺客榜上混出來個名頭。”

刺客榜?

呆在這裡他好歹能活下去,出去做一個刺客倒是逍遙自在,可被四處追殺的日子卻要怎麼熬?

他垂眸笑了笑,眨了眨眼睛後湊到沈憶空耳邊一下子減輕了聲音說:“可彆,在這大內混著不愁吃穿還不好?跑去江湖上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躲過追殺看見明天的太陽,得不償失。”

沈憶空聽著他的氣聲,微抬著眼瞧著周遭的事物。

箭手除了眼睛好那就是耳朵好。

他是在提醒她注意說話的音量。

沈憶空點了點頭,兩人連忙運功而去。